庞伟:奥运想和儿子同场竞技 东京还想拿块金牌_凤凰体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生活新闻 >
庞伟:奥运想和儿子同场竞技 东京还想拿块金牌_凤凰体
* 来源 :http://www.sleeprem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11-13 08:47

原标题:庞伟奥运会想和儿子同场竞技

庞伟

2008年8月9日,初登奥运赛场的22岁小将庞伟在男子10米气手枪决赛中杀出重围,为中国代表团拿下北京奥运会首金。此后10年,庞伟又参加了伦敦、里约两届奥运会,虽然只收获1枚铜牌,但他与妻子杜丽携手战奥运的经历已成佳话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庞伟表达了对射击的感激,“射击给了我实现自身价值的舞台,我也在这里收获了爱情和家庭。我不会再向射击索取什么,相反,我要不求回报地付出、回馈射击。”

回顾

高烧上阵射下首金

新京报:北京奥运会你为中国代表团摘下首金,对那场决赛有什么特殊回忆?

庞伟:决赛那天,我发烧38.4℃,身体很难受,前一天的赛前训练也没有参加。去靶场之前,我做了15个俯卧撑,好让自己的肌肉紧张起来。比赛时感觉很冷,其他人都穿短袖,只有我穿长袖。

新京报:发烧有没有影响比赛?

庞伟:身体状态不佳确实增加了比赛难度,但同时也降低了对自己的期望值,结果反倒激发了竞技状态。也许正是因为发烧头晕,我在比赛时少了很多杂念,技术动作处理得更好。

新京报:决赛过程中有没有心理波动?

庞伟:最后一枪之前,我想到过自己打完这一发就要拿到奥运冠军了,精力没有完全集中。但是由于之前已经确立了一定的优势,为了避免出现走火、超时等意外,我当时给自己降低了要求,打出一个9.3环,确保了冠军。

新京报:为什么夺冠后显得很平静?

庞伟:北京奥运会前,我设想过夺冠后会怎样庆祝,甚至以为自己会激动得把枪扔了。但真的夺冠了也没什么,我觉得自己的付出和努力配得上这个冠军。作为一名运动员,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。

新京报:当时有报道称,出征前队里没有准备你的领奖服?

庞伟:这个不至于,因为领奖服都是国家体育总局集体发的,最快现场开奖报码室。不过,当时我是不大被看好的,因为队里有许多有经验的老将,我自己都不看好自己。射击项目偶然性很强,东边不亮西边亮。

展望

还想在东京拿金牌

新京报:你认为自己夺金的秘诀是什么?

庞伟:是心态的转变。一味地追求结果会很痛苦,于是后来我把精力放在享受每一枪上。我愿意承受失败,也愿意享受成功,每打一发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成长。射击比赛是在高度紧张状态下高度自制。别人看你表情平静,实则内心波涛汹涌。射击运动员始终在失败中成长,他们打出的每一发都是一个成功或失败的结果。

新京报:有人说你在北京奥运后陷入了低谷,你怎么看?

庞伟:除了最近两届奥运会没夺冠,我在很多赛事中拿到了冠军,只是大家关注得少。而且我不喜欢接受采访或者参加综艺节目,我想保持射击事业在我心中的单纯性,不希望它变成我赚钱或者打造自己品牌的方式。

新京报:10年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庞伟:结婚生子之后,分散了很多精力,自己在训练比赛方面不那么集中了。20多岁时是“自己吃饱,全家不饿”的状态,后来心没有那么静了。主要问题也在于自己没有把这些规划好。

新京报:作为运动员,接下来有什么规划?

庞伟:首先我要把家里的事情平衡好,找到一个最合适的时间和方式回归训练。年底,我可能会开始恢复体能和专项力量训练,争取赶上明年的奥运积分赛。现在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两年,我希望能再拿一块金牌。

恩师

王义夫像父亲一样

新京报:有人说你少年老成,你怎么看?

庞伟:我觉得有一点。在省队我就是最小的,到了国家队,我比其他年轻队员还小六七岁。可能正是这种环境造就了我与年龄不符的思维方式。

新京报:这种思维方式对你10年前奥运摘金有何帮助?

庞伟:当时我想,这是我第一次奥运会,可以把夺冠目标定在下届,这届权当锻炼,等下届各方面都成熟了,再去争冠。当你真的敢于放弃时,心也静了,枪也稳了,子弹真是往10环那儿飞。

新京报:如何评价王义夫教练和你的关系?

庞伟:之于我,他不只是教练,更像父亲一样。他对我的成长帮助很大,现在我自己的事情,也会让他帮忙出出主意。

新京报:有没有想过成为王义夫那样射击界的常青树?

庞伟:目前我打了3届奥运会,状态还不错,但是要想打到王指导那样很不容易,需要处理好家庭、孩子的问题。对于自己的射击生涯,我会结合家庭的情况做出最合理的安排。

伴侣

看杜丽比赛更紧张

新京报:最近两届奥运会,您和杜丽作为夫妇共同参赛,感觉有何不同?

庞伟:压力有一些,但更多的是动力。两个人为了共同的事业奋斗,互相依托、互相鼓励,感觉很幸福。

新京报:当时有没有设想过双双夺冠?

庞伟:当然希望两人都夺冠,成为一段佳话,但结果难料。看杜丽的比赛比我自己打还紧张,而且还帮不上什么忙。对于她这个年龄,付出的努力更多,面临的困难也更大。

新京报:杜丽已经做了教练,你会做教练吗?

庞伟:暂时没有做教练的打算,因为我还向往更广阔的舞台,一种拼搏的状态。年龄再大一些,也许我会考虑。

新京报:有没有想过让你们的儿子成为射击奥运冠军?

庞伟:他刚出生时我就想过。如果他真有这种天赋或者真爱这个项目,我会支持他。因为射击是个不太受年龄限制的运动,我甚至想过父子俩作为运动员在奥运会同场竞技的情景。他现在8岁,他20岁时我才40多岁,还是有可能的。

2008

北京奥运会

●22岁首次参加奥运会,男子10米气手枪为中国代表团摘下首金

2009

●11月29日与杜丽在保定举行婚礼,平码一肖王中王,成为新中国体育史上第一对“奥运冠军夫妇”

2010

●8月8日两人的儿子在济南千佛山医院出生

2012

伦敦奥运会

●男子10米气手枪第4名

2016

里约奥运会

●男子10米气手枪铜牌

2017

天津全运会

●代表河北队获得10米气手枪混合团体赛金牌,男子10米气手枪个人第6名

●目前为休假状态,今年底将恢复训练

同题问答

新京报:对北京奥运会印象深刻的是什么?

庞伟:国人被激发出的对体育的热爱令我难忘。

新京报:北京奥运会有什么遗憾?

庞伟:没有任何遗憾,非常圆满。

新京报:现在那枚金牌存在哪儿?

庞伟:最开始放在银行,现在在枪库保管。

新京报:这10年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庞伟:射击精神充实了我的生活,让我变得更加坚韧。

新京报: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有什么期待?

庞伟:奥运的最大意义在于让人感觉到体育精神。如果需要,我会义不容辞地推广这种精神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徐晓帆

上一篇:6[复制链接] [手机看帖] 分享到: 下一篇:没有了